一个心机婊的自我沦陷之路


更新时间: 2019-06-13

  她叫方以凝,二十八岁。明眸如水黑发如瀑,肤色白皙身材高挑。看上去斯文又乖巧,轻声细语让人倾倒。尤其她的一双手,仿佛像用羊脂美玉精雕细琢而成的,柔弱无骨,手型极美,增一分则太长,减一分则太瘦。让我触目的第一眼,就能联想到“兰花手”,“水葱指”,“腕白肤红玉笋芽”等形容词句。可是就是这双手,生生用令人发指的手段砍死了自己的朋友。我看着方以凝,不由自主联想起古龙笔下的蛇蝎尤物——林仙儿,她那么美又那么狠。奇怪的是方以凝杀了人并未逃离现场,也不毁尸灭迹,更不投案自首,而是躺在自家卧室的床上呼呼大睡。

  当警方接到方以凝家邻居的通报,来到现场抓捕她时,她睡眼惺忪的面对我掏出的手铐,若无其事地送上了一双美手。

  那娇怯怯的小模样,若不是因为牵涉命案,我们几个坐在审讯室里的大老爷们都有点怜香惜玉了。我的上级老邓清了清嗓子,脸上挂出千年的寒冰,左手食中两指往桌上一叩:“现在开始问话!”

  “这些你们不都知道吗?你们真正想问的不是‘宓桃桃’的死跟我是否有关系吗?”方以凝倒是痛快,干脆利落点出了重点。

  “她是我杀的。曾道人资料库,我拿菜刀砍死她的。第一刀正中后脑勺,第二刀砍向她额头,第三刀劈的是她鼻梁,第四刀剁的她嘴唇……我砍了她十八刀,砍得她血肉模糊,面目全非。但是致命的一刀是砍向她脖子的大动脉。”方以凝淡淡然地陈述着。她说话的口气就像给一只烤鸭斩件切块。我抬眼望向她,她穿着水绿色的雪纺连衣裙,领口滚着荷叶边,露出雪白的颈项与美好的锁骨,在灯光下显得格外优雅迷人。我暗暗叹了一声,果然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

  “得罪也好,不得罪也好,她既然死到我手里,我给她偿命就是。”方以凝轻轻地咬了咬下唇:“如果一定要找出杀她的理由,那就是我们很不幸地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。”

  “黄坤。宓桃桃的顶头上司,金融咨询公司的高级经理,也是宓桃桃一直死命追求的对象。她为了得到他,可以置我们二十年的姐妹情分于不顾。她实在太过分了,太恶毒了,太无情了。我不得已……用这种方式……让她明白我的愤怒。”

  “可以详细说一说吗?”老邓眯起眼睛,后背靠在椅子上,他这个姿态一摆,我就知道他又起了听故事的心思。老邓是个文学爱好者,工作之余经常拿着刑审案卷当素材研究,时不时写几篇小说发到网站上自我陶醉。同事们都鼓励老邓坚持下去,没准成为第二个海岩。此刻我也起了兴趣,我更多的是在猜测老邓会怎么改编方以凝的故事。

  “去年七月,我和黄坤认识了。原本只是公司业务上的来往,他却时不时的机会来联系我。起初我不想跟他有私下来往。因为这两年经济形势不太好,市道也不太好,很多公司都在裁员。我手头正好有个业务是他主抓的。我委婉地与他周璇。他的攻势十分猛烈。他经常请我去吃饭,每次都是去高档餐厅,定一些高贵又清淡的饮食。比如法国风味的白露筍、清蒸贻贝。他知道我不爱吃肉。我觉得动物的肉里都有大量的毒素,人吃到肚子里,囤积的是毒气,运行的是浊气。虽然黄坤很爱吃肉,但是他为了我几乎吃了大半年的素。而且,他知道我爱去水吧。我每到周末都会去一家水吧坐上半天,在舒缓的钢琴声中发呆。有一次,我沉思了许久。一抬头发现黄坤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我的对面。他微笑着问我:你很喜欢来这里嘛?到底是喜欢这里的情调,还是这里的饮料?

  我告诉他,我喜欢的是这里的氛围。我没有告诉他的是,除了氛围,这里只需要点上一杯十块钱的柠檬汁,就可以享受免费空调到关门。黄坤的意思我明白。他形象帅气人又多金,拥有985院校的硕士高学历,十年前刚出道,就能以狠、准、稳的眼光在上海寸土寸金的地盘买了比市价便宜百分之二十的房子。现在是女孩子们趋之若鹜的高富帅。这些我都是从宓桃桃那里得知的。不过我没宓桃桃那么笨。男人终究是征服欲旺盛的。对于大部分擅长追求和捕获的雄性生物,矜持与羞涩往往是女人不战而胜的最佳武器……”

  我“噗”地一声笑出来,饶有兴趣地看着她。想不到这样一个温柔婉约的姑娘,对爱情的认识也来自于Ayawawa那类的毒鸡汤。我转头问向老邓:“如果你看中的姑娘对你总是矜持,冷淡,迟迟不敢接受追求,你会越追越猛,还是索然放弃?”

  老邓“嘎嘎”一笑:“哥这辈子没来得及追姑娘,就被一个彪悍妹子倒追拿下,现在娶回家里当太太了。我说方小姐,爱情需要方法论吗?需要宫心计吗?”

  方以凝不回答。她似乎没有听到我和老邓的戏谑,自顾自地沉浸在回忆里:“黄坤说我给他的感觉像水一般清澈柔和,可以净化心境。他哪里知道,以我的条件,根本没有跟人耍个性的资格。我老家在农村,父母对我不十分重视。我独立在魔都谋生,需要维持人缘,需要循规蹈矩。我表面上与世无争,实际上劲头往暗处使。我能让黄坤对我越来越上心,有一个关键就是我从来不破坏他头脑里对我的幻想。黄坤眼里的我,温柔、内敛、谦和、安静、沉着、细腻、注重生活细节……黄坤没看到的我,却是与宓桃桃撕开脸之后,我反唇相讥,让她无地自容的模样。

  那一天,宓桃桃挥手一巴掌,我的左颊立刻肿了起来。宓桃桃的眼神充满恨意:他爱你,我不怪你。你不爱他却利用他的爱,我恨你!

  我嗅到唇角的血腥味,深吸一口气,对她说:黄坤是你选的,但是我是黄坤选的。感情世界,不被选择的那个人才是输家。卑微在赢家眼中,只是廉价和倒贴的同义词。

  宓桃桃气得脸色煞白:爱情在你眼里就是比拼输赢?你简直是侮辱黄坤对你的爱!

  我冷冷一笑:你应该清楚我从12岁开始,就明白人生是一场不赢即输的竞技场。遇到黄坤既是我的成功,也是天意,是上天准备给我后半生做补偿的意思。说到这里,我垂下泪来:桃桃,如果你真的爱黄坤,你就应该成全他的爱情。

  我为此难过了一段时间。不得不承认,我对宓桃桃深怀歉意,却不表露出来。道歉,有用吗?她也不会接受的。后来,我释怀了。甜蜜的笑容经常绽放在我的脸上。黄坤喜欢在晚上带着我去飙车,我们在车里热烈的拥吻。黄坤很想要我,但是我把控得极好。我深谙,与一个男人成就最重要的关系,百依百顺最最下乘,若即若离只是中乘,求之不得才是上乘。黄坤视我更加珍贵,他给我买了卡地亚的钻戒,小小的1克拉,颜色和切工都不错,足矣让我身边的女同事们羡慕嫉妒恨。长年来平淡琐碎如枯井的人生,终因黄坤的眷恋而荡起幸福的涟漪。黄坤把婚期订到了今年五月。他的父母对我也颇为满意。黄坤的爸爸还说:小凝身上有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,一看就是好女孩。黄坤得意地说:我找遍了整个上海滩,也就只找到小凝这样干净的女孩子。

  没想到在我过生日那天,黄坤用烛光、玫瑰、香槟、小提琴声让我一时间失去了抵抗力。我躺在他怀里喃喃的问:阿坤,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完美,你还会爱我吗?

  小凝,我一辈子都会爱你!黄坤继续着亲吻抚摩。他的手探入我内衣的时候,我骤然清醒,用力将他推开。

  小凝,别再折磨我了……我们已经订婚了,不差领证的一两天。黄坤再次将我拥住,他的唇盖上我的唇,炽热得让我想逃,却被他的双臂钳得死死,挣脱不出。我瞪大了眼睛,看着黄坤褪去一件件的衣物。他忽然化作了一匹野蛮狰狞的兽。我太阳穴乍然一响,一些旧事片段鬼魅般在眼前重现,忍不住尖叫了起来。

  我望着他,实在难以启齿。内心深处,我预感到我们的关系僵了,冷了,恐怕要变坏了……

  一周之后,我接到了宓桃桃的电话:你还记得安妮宝贝说过的名言吗:没有欲望只能说是麻木不仁。嘻嘻,对你形容是一点也不过分。

  宓桃桃打断我的话:你以为你赢了第一局就能笑到最后?早着呢,先学会爱人和爱自己吧!

  我挂了电话,望向窗外。成群的海鸥在黄浦江上飞来飞去。看似自由自在,又似茫然不知归途。我决定把往事向黄坤道出。

  我凝重地望向他,他低头锁眉,谨慎用词:小凝,无论你曾遭遇过什么事,我都不在乎。但我发现我们的问题不是这个……小凝,你不信任我,你信任我了会把自己完全托付给我。你宁肯自己尘封记忆,也不愿向我推心置腹。无论我有多少的担忧和焦虑……小凝,最近公司比较忙,压力比较大。我感觉我的热情始终没有把你这盆冷水烧开,而桃桃矢志不渝的爱终于让我明白,她才是更适合我的……

  黄坤后来说的什么我听不清了,也不想听了。我两耳嗡嗡乱响,眼前的他从一个变成三个,身影重叠。我扶着桌子站起来,身形摇晃着离开了水吧。

  呵呵,我确实遭遇过性骚扰。那是童年的一个暑假傍晚,父母田里务农尚未还家。邻家大哥哥借口为我补习功课将我召唤到他家里。忽然抱住年少的我猥亵。由于我狠狠的反抗,得以在虎口逃脱。我永远都忘不了那种恶心惊骇的感觉。我强迫自己努力读书,走出农村,飞到上海,努力奋斗,努力摆脱过去的阴影。可是我对两性间肌肤之亲的恐惧一直存在。黄坤,他只用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相信我就能处理好自己的问题。我知道黄坤一直将我视作无瑕的天使,我希望能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他,不让他有半点失望。没想到,我还是失败了……

  我失败了。我失去了黄坤宽阔的肩,温暖的怀抱。曾经,他是我安全的港湾。如今我再也没有倚靠的机会。我越来越恨宓桃桃。我想我与黄坤分手离不开她的挑唆和污蔑。当某一日,宓桃桃把婚帖送来时,我终于忍无可忍。

  我祝福她。六合图库挂牌,我说了很多祝福的话。我说要送她一件礼物,然后进入厨房,拿出一把菜刀,袖在身后。当我微笑着靠近不设防的她,猛地用刀向她劈头盖脸地挥去。宓桃桃惨叫着,躲避着。她越这样我越兴奋。她越这样我越解恨。

  我惊奇自己的力气变得比两个男人都大,我惊讶我的勇气如山洪爆发般不可收拾。我不住手的砍,砍到她躺在地上,不再挣扎。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精疲力尽的倒在床上,昏昏睡去。久违的安心,久违的愉悦。我似乎砍断了一直折磨我的梦魇……”

  “讲完了?”老邓打破了审讯室的沉默,我看了看时间,方以凝足足讲了两个小时。

  方以凝点了点头,闭上双眼,自言自语:“我没有得到的东西,宓桃桃也没有得到。我输了,她也没有赢。这个结局,值了。”

  “值?值得吗?”老邓叹了口气:“姑娘,你这一砍彻底失去了黄坤,也终结了自己的前途。其实这一切在我看来,不能怪宓桃桃,更不能怪黄坤。只能怪你自己,是你把自己与他们隔绝开,与所有人隔绝开。六合开码网你不信任别人,怎能得到别人的信任?‘’

  “没错!”我憋不住了,想也不想就一番连珠炮的话脱口而出:“你活在以前被侵犯的阴影里,你不敢爱也不相信自己能够得到真正的被爱。你把自己包装成一张白纸,实际上你的内心阴暗,不见半点阳光。你以为你懂得男人的心理?你根本不明白!换我是黄坤,我也会选择宓桃桃,因为她给我的是真实火热勇敢的爱,爱里没有惧怕,没有虚假,没有算计,没有输赢。爱带给人的是感动,是滋养,是成全!爱,甚至不计较你是不是处女!”说完,我有些后悔自己语气重。方以凝听了纹丝不动,直直地看着我,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眸,变得空洞无物又深沉如井。

  方以凝被枪决的那天,我给黄坤打了一个电话。黄坤说他在刑场外为她践行。法院行刑,外人是不得见闻的。黄坤说他非常想见方以凝最后一面,告诉她一个真相:宓桃桃从未说过她一句坏话。他爱上宓桃桃,源于她始终都在支持他,从来没有后退过。

  我把这些话告诉了老邓。老邓拍拍我的肩,长吁一口气:这个素材若编成故事,名字就叫《一个心机婊的自我沦陷之路》。

  站在月光里,我选择背对这个世界 戴上一副白色耳机 远离喧嚣,也远离喧嚣之上更加喧嚣的寂静 灯火同我示好,夜空也凑了过来 我伸出手就摸到星星的言语 它说: “风的悲伤,不过是一句听错的歌词” 可此刻对错并不重要 一只蝴蝶,在我耳朵里梦见了庄周 难道你要和我解释电磁原理? 风好...

  经常会产生一种错觉,化妆化习惯了之后,偶尔不化妆就觉得镜子前这个人不是自己了。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这样呢? Rebecca Norris是网上小有名气的美妆博主。作为一个“不化妆绝不出门”星人,她勇于突破自我,接受了为期两周的“素颜挑战”。这两周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的感觉又如...

  突然感动的一塌糊涂。 23岁。 她陪你参加你朋友的婚礼。婚礼上新郎亲吻新娘。你搂着身边的她说:我们也结婚吧。她偏偏挣脱你的怀抱扭过头,我才不要嫁给你呢。脸上却都是甜蜜。 25岁。 你们结了婚。卧室里,客厅里挂满了你们的结婚照。你搂着她喊:太太、太太...她像每一个疼爱丈夫的...